了解“浣花草”和“换花草”

时间:2008-06-12 14:3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浣花草”和“换花草”两个词的汉语拼音完全一样,都是“huanhuacao”,连声调也完全相同。但这绝对是不同的两个词,更是性能、作用完全相反的两种草。

不久前,南京新闻频道播放的连续剧《最后的子弹》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宋逸琴为了避孕,天天坚持喝一种叫“浣花草”的汤药。当她没有喝的时候,就怀孕了,生下儿子马小文。宋逸琴之所以要喝“浣花草”汤,是因为她爱的是马一武,但却被其哥哥马一文强抢去做了老婆。不敢怒,不敢言的宋逸琴就采用了喝草药汤避孕、不为他生孩子的办法来报复马一文。

无独有偶。有一个短篇小说就叫《浣花草》,说的是一位美丽的姑娘莓子,因家里贫穷,哥哥三十好几了,还娶不起女人。为了这个家,为了哥哥,莓子离开了自己贫穷的恋人,被迫嫁给了自己并不爱的二林——一个花花公子,老子是小包工头,有钱。

结婚那天,莓子用浣花草熬了一大海碗药汤喝了下去,以后,每天晚上莓子都要喝一碗浣花草药汤,浣花草汤很难喝,每喝一次就像受一次酷刑,但她坚持不断。三年过去了,哥哥结了婚,有了儿子。可是莓子的肚子还是瘪瘪的。又两年过去了,莓子和二林离了婚。不久,莓子和昔日的恋人结婚了,她不再喝浣花草汤,就生了个又白又胖的儿子。

据说,“浣花草”是一种生长在路边、水边的普通的野草。顾名思义,就是能“浣洗”女性身体(“花”),使之不遭玷污、保持纯洁的一种“草”。其包含的有效成分具有避孕的作用。而对于那些没有爱情、被迫结婚的女人来说,不给男方生孩子,让男方“绝后”,则是最令男方狼狈的、也是最狠毒的报复男方的办法。

但是,上面提到“浣花草”的都是文学作品,不是科普读物。到底有没有“浣花草”这种植物,也很难说。天然知识浅陋,还请识者不吝赐教。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输入“huanhuacao”,就跳出来“换花草”一词。

今年8月9日的《周末》报上登有一篇文章:《占里:创造生育平衡的奇迹》,说的是贵州省黔东南自治州从江县占里村的奇事。占里村可以说是黔东南的深山密林里的一处“世外桃源”。占里村物产资源丰富,人民生活富裕;婚育观念先进,村人健康长寿。

这个村几乎家家都是生育一男一女。性别比例多年来保持平衡。而且这个村的习惯,如果头胎生了男孩,一定要再生个女孩。只有既生了男孩又生了女孩的父母,才能算是一个“全人”。一个人家如果没有女儿,就很没有面子。男女的社会地位在这个村是平等的,同样享有家庭财产继承权(不要说我们高淳,恐怕南京也不能完全做到吧?)。

占里村为什么一对夫妇只生一儿一女呢?这种计划生育的“政策”是怎样形成的呢?原来,占里村的生育文化中有这样一条:就是一代人从少年步入青年后,村子里就要为他们举行“生育许愿仪式”,向祖先发誓,一生只生两个孩子,如若违反,甘受惩罚。“计划生育”是当地既成的民风民俗。当地根本没有计生干部在后边追、“超生游击队”在前边逃的现象。

占里村平衡生育男女的秘密在哪里呢?除了在民风民俗里面,再就是在当地生长的一种药草里面了。这种药草就叫“换花草”。据传说,占里的“药师”在多年的研究探索中,掌握了一种能调整胎儿性别的藤本植物草药——“换花草”。孕妇想生男孩就取根部竖长的“换花草”用水煎服,想生女孩就取根部横长的“换花草”用水煎服;百试不爽。生了两个孩子后,则服另外的草药绝育。

占里村这种独特的生育文化已经存在一千多年了。从上世纪九十开始,占里村奇特的生育文化引起了国家计生委、中国人口情报中心以及中国人民大学人口研究中心等有关机构的注意。很多专家学者来到占里村,希望能够破解“换花草”的秘密,最后总是无功而返。

可以想见,“换花草”与“浣花草”两个词中,除了“换”与“浣”的对立外,其中的两个“花”的意思也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说,“浣花草”中的“花”是特指拒绝怀孕的妇女的身体的话,那么,“换花草”中的“花”就是特指孕妇肚子中的胎儿,特别指的是女孩。我这样理解不知道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