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腾股份老板闹离婚阴谋还是工具?

kaiyun开云体育官方_官方首页  » kaiyun开云体育官方_官方首页 »  赛腾股份老板闹离婚阴谋还是工具?
0 Comments

赛腾股份(603283)老板老板娘闹离婚,一个半月之前本来是想写篇文章提醒投资者的。现在公告出来了,就此可以进一步作些投资分析。

12月15日晚的公告称,于近日收到实际控制人孙丰、曾慧通知,曾慧作为原告,孙丰为被告,向吴中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离婚并进行财产分割。

在这起离婚案背后,涉及近30亿元的财产分割问题:孙丰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 98,784,513 股,曾慧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 6,012,200 股,及双方通过苏州赛伟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苏州赛越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苏州赛宇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苏州赛强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间接持股份额。

在两人离婚后,如果平均分配股权,两人均将获得约15亿元市值左右的股份,未来赛腾股份的控制权也将是市场关注的焦点。内讧震荡,股价也必受拖累而振荡。

风险提示称,“诉讼仅涉及实际控制人个人对公司的股东权益,与公司生产经营无关,不会对公司经营情况产生重大影响,因该案件尚未开庭审理,公司无法判断诉讼结果,亦无法预计诉讼进程及判决时间,公司实际控制权是否发生变动存在不确定性。公司目前日常经营一切正常”。

知情人士透露,公司是老板娘创立的,她后来生了几个小孩,就将公司交给老板来管理,她肯定没想到老板会变心。老板在外面应该有人了,应该还有个小孩了,然后他一直减持套现,同时把老板娘和一帮原来跟着老板娘的人全部踢出了董事会和现有的管理层,都是在为离婚作准备。

这些八卦说法,有待进一步证实。不过根据公司的信息披露,苏州赛腾精密电子有限公司2007年6月设立,1978年8月出生的孙丰(武汉籍)出资35.7万元,1977年5月出生的曾慧(泰州籍)出资15.3万元。2015年5月完成股改,准备IPO。主业为自动化生产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自动化组装设备、检测设备及治具类产品,与苹果、三星、JOT、广达电脑等优质客户建立了合作关系。竞争对手主要有长园集团(600525)、胜利精密(002426)、京山轻机(000821)、锦富技术(300128)等。

孙丰在股改前后一直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曾慧一直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在改制前,曾慧经营有苏州吴中经济开发区延令自动化设备厂,该厂成立于2002年9月,已于2015年6月注销。项目总监曾坚是曾慧的弟弟,和其父黄松敏曾在吴中开设佳捷电子经营部、宇城电子经营部和济川机械厂。孙丰的姨夫梁祥贵曾在吴中同有祥贵机械厂(个体户),后在赛腾公司任高级工程师。这些实体均于2014年注销。

这里要重点说一下这个延令。该厂的组成形式为个人经营,经营者为曾慧,到注销时雇佣人员总共20人,除孙刘芳、余维维、梁祥贵、刘红建、曾坚、王淑亚、冉进国(发行时任监事会主席)、毛善平、李素民、孙刘欢、贾华军(发行时任监事,曾在荆州市天保中学任教师)、张华、张先玉加入赛腾,其余人员已全部遣散。

招股书在介绍孙丰、曾慧时,明确二人为“创始人”,原文如下:孙丰“1998年9月至2002年10月,在昆山通力电梯任测试工程师;2002年11月至2007年6月,在苏州吴中经济开发区延令自动化设备厂任总经理;2007年6月创办赛腾电子,2015年4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曾慧“1999年9月至2002年4月,在上海良瑞电子公司从事业务工作;2002年10月至2007年6月,在苏州吴中经济开发区延令自动化设备厂任副总经理;2007年6月创办赛腾电子,2015年4月至今,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有趣的是,孙丰没注明学历,曾慧的学历是大专,孙丰比曾慧晚1个月到延令厂。

赛腾股份上市后,财务总监是刘红宁,董秘是刘言维;董事、副总陈俊,女,1982年9月生,本科学历,曾在苏州佳能公司任职;副总李三宝。这4人的提名人是曾慧。

2021年10月,公司高管大调整。从赛腾股份创立一直在公司负责经营管理,并担任董事和总经理的曾慧,在董事会和相关高管换届中突然“消失”了。随同曾慧一起消失的,还有刘红宁、刘言维、陈俊均。

李三宝留任,现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薪酬117.39万元,持股数9.29万股。新任的副总经理、董事赵建华系孙丰的湖北老乡,1978年8月出生,专科学历,曾任湖北襄樊铁路分局襄北机务段任列车司机、深圳世强电脑科技公司任软件工程师、顺丰速运(集团)公司任软件工程师、优创科技(深圳)公司任高级软件工程师、深圳汇川技术公司任项目经理。

夫妻档公司闹离婚,赛腾股份的投资者后期该怎么办呢?远的可以参考当当网(详见《 》),近的可以参考莱绅通灵(603900)。莱绅通灵是投资者最值得借鉴的案例。

2021年12月1日,莱绅通灵董事长沈东军收到了南京中院的离婚案终审判决书,其名下实际持有的莱绅通灵股权将分割一半给马峭(沈东军前妻)。由于马峭、马峻(马峭之兄)、蔄毅泽(马峻之妻)同是莱绅通灵的股东,3人合计控制莱绅通灵,构成“一致行动人”关系。等到这个判决,走了2年多的司法程序。

沈东军创业时,得到马家的有力支持;马氏一方指责沈通过各种手段清除创业元老……莱绅通灵的一幕幕,与赛腾股份正在上演的和即将上演的,应当很相似。沈东军说“离婚是一场阴谋,离婚成为了工具”,那么对孙丰、曾慧来说,离婚又是什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