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库斯 • 斯马特: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1984年,西德尼 • 蒙克里夫凭借不遗余力的全场侵袭防守,让联盟第一次将最佳防守球员的奖杯颁给了后卫,为了证明小个子也能通过防守影响比赛,他几乎献祭了自己的一双脚踝。

此后的四年中,阿尔文 • 罗伯逊和迈克尔 • 乔丹也分别在86年和88年拿下D-BOY,前者在1985-86赛季拿下300余次抢断,记录至今无人撼动,后者当年带领的芝加哥公牛,对手每场只能在他们身上捞到80分左右。

可能是出现的频率过于集中,使人们产生了错觉——在NBA 75年的历史中,尽管能赢得该奖项的后卫屈指可数,但从80年代开始,攻防兼备的强硬后卫必然会层出不穷地涌现出来。

1996年,时隔八年拿到最佳防守球员的加里 • 佩顿怎么也想不到,下一次赢得该奖项垂青的1号位,当时才刚两岁。

你很难将两岁的斯马特和一名未来的NBA最佳防守球员划上等号,仅在一年多以前,出生三个月的他只能靠流食续命,对于一个贫穷的、已经有三个儿子的黑人家庭来说,比起父母,斯马特可能更需要上帝。

弗劳尔芒德符合大多数人对NBA球员成长环境的刻板印象,混乱的街区、毒品、枪战、帮派……从这一点来说,斯马特似乎与联盟中一众垃圾狗别无二致,他的强硬大抵也来源于儿时那种残酷的生活,但事实上,斯马特的垃圾狗属性并不那么纯粹,不仅因为他是选秀前六顺位的骄子,更是因为他拥有更好的家人。

因为有四个孩子的关系,斯马特的父母整天忙于生计,大哥托德 • 维斯布鲁克承担起了照顾弟弟们的重任,而对年龄最小的斯玛特而言,托德比起兄长,更像是父亲。

小到穿衣吃饭,大到为人处世,托德让斯马特从婴孩的混沌中睁开眼睛,学会如何在这个世界生活,他塑造了斯马特,教他健身、游泳,更重要的是,他将篮球递给了斯玛特。

天赋异禀的托德是家乡兰凯斯特高中的校队明星,像乔丹口中的拉里 • 乔丹一样,斯马特一直认为自己的哥哥是个比他更好的球员。

“他是我们家最高的一个,足有2米01”,斯马特在接受《今日美国体育》记者Justin Quinn的采访时说,“他是得分手,根本不防守的,我二哥和三哥,他们会防守,但是托德嘛,他只关心得分”。

如果托德一直保持健康,那么联盟很可能会再出现一对上阵兄弟,但直到那一天,托德的左眼突然出现了明显不适,后经诊断是一颗肿瘤,它长在了眼球后面。

一天晚上,在化疗结束后,托德走出病房前往学校篮球馆,尽管他的左眼肿的只剩一条缝……

“那是比赛前20分钟左右,他的队友说看见托德走进来,更衣室里都是人,他们有点难过,因为都知道他得了癌症”,斯马特平静地回忆道,“他们怔怔地盯着托德,眼神就像是‘你干什么呢?谁让你出院了?’,托德注意到了,他说,‘如果我要死了,上帝要夺走我的生命,我还是会按我自己的方式去活,做我喜欢做的事儿,那就是打球,篮球是唯一让我快乐的原因’”。

之后,他被确诊为白血病,18年后,33岁的托德最终败给了病魔,这让当时只有9岁的斯马特痛不欲生,但从此以后,斯马特爱上了篮球,他说这是拜托德所赐。

“看着他日复一日地受苦,不知道他何时会离开我们,这让我对生命有了正确的认识”,在接受凯尔特人网采访时,斯马特这样说道,“所以,当我在场上时,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直到我筋疲力尽,因为我知道我哥没有这个机会,可我有。”

这也是斯马特之所以选择36号作为球衣号码的原因,6是他的选秀顺位,3则是兄长托德的球衣号码,自进联盟那一天起,他就希望带着兄长的力量在场上拼杀。

托德曾是全家的希望,比起二弟和三弟,他从不碰可卡因,也更有能力,上帝的恩宠去的太快,失去最引以为傲的孩子后,父母只能双双拖着病躯继续打拼。

如果说托德塑造了斯马特,那么卡梅莉亚的任务就是让他成形,“斯玛特的性格简直是妈的翻版”,密友菲尔•福特曾这样说。

卡梅莉亚是个典型的黑人“老娘们儿”,性格刚烈,泼辣,哪怕是跟亲近的人,也习惯将音量调到最大,“咋了?我可是你儿子啊,Easy……Easy……”,斯马特也曾对母亲的大嗓门表示不解,但卡梅莉亚仍我行我素,直到周围的人都习惯为止。

尽管表现的咋咋呼呼,但卡梅莉亚并非一个外强中干的泼妇,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被肾病缠身多年,但外人却几乎很难发现她是个病人——因为她每天都投入120%的精力去生活。

她极其爱玩儿,尤其钟爱多米诺骨牌和纸牌游戏,只要一上桌,她甚至连辈分都会忘记,哪怕对手是儿子的朋友,她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去赢,每次跟卡梅莉亚玩,斯马特和他的队友们都会被血虐。

她是如此强大,以至于不允许身边人偶尔的颓丧,斯马特曾经的教练托马斯 • 冯曾经就被卡梅莉亚训斥过,“她跟我说,教练,你知道我爱你,但你软的要命,你太温柔了,男人不应该这样,如果这点小事儿就让你烦恼,那么你根本就不会成功。”

11岁时,斯马特一次不小心撞到了橱柜,当时鲜血直流,而卡梅莉亚没有任何犹豫,当场拿出针线就给他缝了九针。

高中时期,技术日渐精进的斯马特有段时间特别膨胀,“哦~我可要去NBA了”,这种话经常从他的口中冒出,但这种时候卡梅莉亚往往会在场下等他,只要他丢掉几个罚球,那么斯马特将会迎来一顿暴风骤雨似的胖揍,“哦,她几乎要把斯马特的头发都拽下来,这就是卡梅莉亚”,前队友格雷在接受《The Athletic》采访时这样说道。

要学会谦虚,学会尊重别人,但也永远不要让别人看扁你,要敢于回击,展示你的强硬,这是卡梅莉亚给斯马特的重要一课。

一次,对阵普莱诺 • 韦斯特高中的比赛中,挨了一肘的斯马特,在比赛结束后径直走向对方教练,喷了一些垃圾话,对方教练不依不饶,直接告诉了校队工作人员。

卡梅莉亚听说后,立刻来到斯马特面前,大声命令道:“你,现在,马上,给我去道歉!”

斯马特不想这么做,但卡梅莉亚还是连拉带拽地将其拖到对方更衣室,最终迫使他低头认错。

得益于母亲的管教,斯马特打出了一个梦幻般的高中生涯,场均能得到15.1分、9.2个篮板和5次助攻,并带领球队在三个赛季中取得了115胜6负的战绩,并且两次获得州冠军。

麦当劳全美最佳球员、ESPNHS全美五星级新秀、入选U18国家队……斯马特几乎拿遍了一个高中生能拿到的所有荣誉,如果他在当时宣布参加选秀,应该会有很大希望被选中,而且顺位不会低。

斯马特不是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一份高顺位的新秀合同,可以很大程度改善家中捉襟见肘的经济窘境,可这时,肾病日益严重的卡梅莉亚以她一以贯之的强硬态度,打消了斯马特的念头——她要他去上大学。

卡梅莉亚明白,自己的肾病已经是沉疴旧疾,她已经习惯了和疾病共处,没必要让儿子放弃上大学的机会。

确实,如果一切如常,按照正常的时间线,卡梅莉亚说不定能撑到儿子拿到第一份大合同,但上帝就是喜欢黑色幽默,2018年4月,就在凯尔特人高歌猛进的这一赛季,斯马特得知,卡梅莉亚确诊了癌症……

如果不是因为手部受伤,斯马特甚至都不知道这个消息,他在修复期回到达拉斯的家,卡梅莉亚坚强而平静,“她告诉我,她宁愿我在球场而不是回到那里,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在波士顿与密尔沃基的首轮第二场比赛前,斯马特坦诚了母亲的病情,“因为她喜欢看我打球,而且如果我恢复健康并回到球场上,她会非常开心。”

2018年季后赛,没有欧文、甚至没有海沃德,一群毛头小伙领军的老牌劲旅,似乎长出了新的獠牙,他们一路杀进东部决赛,在那里,他们几乎将皇帝拉下东部的铁王座,最终,这支凯尔特人与勒布朗 • 詹姆斯率领的骑士鏖战七场后,遗憾落败。

这个系列赛,斯马特毫无保留,不是因为他即将进入自由球员市场,而是因为他要让病床上的母亲为他而自豪。

那个夏天注定是难熬的,斯马特并不是担心自己的下一份合同,而是自己的母亲,他立刻飞往达拉斯,一刻也不敢耽搁,因为每过一秒钟,妈妈的病情就会恶化一分。

7月19日,凯尔特人宣布与后卫马库斯 • 斯马特以4年5200万美元续约。

斯马特的确不用担心自己的下一份合同,因为早在大学时期,他就已经征服了丹尼 • 安吉。

“我想让他加入我的球队,因为我不想跟他比赛”,这是丹尼 • 安吉在第一次看到斯马特打球时,脑子里蹦出的两句话。

“我真的很欣赏他的表现”,安吉在接受凯尔特人网采访时表示,“我喜欢的不仅仅是作为篮球运动员的他,而是作为竞争者的他,那么强壮,又那么聪明,我就是爱他,我甚至希望我自己像他一样勇敢”,这位当年铁血绿军的强硬后防,随球队两夺总冠军的全明星不吝溢美之辞。

当时的斯马特是绝对的乐透人选,可2013年的安吉,手里只有一个首轮中段的签位,想靠这破签选到斯马特简直是痴人说梦,然而,这年4月16日,斯马特正式宣布:自己将继续大二学业,暂不参加选秀。

这让安吉欣喜若狂,2014年夏天,凯尔特人在乐透抽签中获得第六顺位,他这回有把握一举拿下斯马特,但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斯马特的目光也投向了凯尔特人。

“马库斯想为波士顿效力”,斯马特的密友肯尼 • 博伦说,“我们当时也在分析选秀情况,起初认为他有很大机会去纽约,但当年的竞争太激烈了,马库斯很有可能会掉下去,通过他当时的经纪人,我们建立起了对波士顿的兴趣。”

谈起一个德州人为什么会想去远在几千公里以外的波士顿打球时,斯马特这样解释,“我小半辈子都在奋斗,我对自己很有信心,我总是将赌注押到自己身上,我每次都赢,所以我想去一个能给我奋斗空间和喜欢用表现打对手脸的城市,获得一个与一流团队和顶级精英合作的机会,这对我来说是最完美的选择”。

2014年6月,凯尔特人用六号签选中了斯马特,四年后,斯马特和一众年轻人将这支老牌劲旅再次带进东部决赛。

一切都很自然,可在如今,波士顿顺理成章的续约对斯马特来说,绝对是雪中送炭,“如果球队没续约,那意味着我可能无法坐在这里侃侃而谈”,斯马特几个月后对记者说道。

敲定续约后,斯马特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照顾母亲上,就这样,持续了两个月,疾重难返的卡梅莉亚,还是在这年的秋分时节,和北半球的第一片落叶一起,迎来了自己生命的凋谢。

斯马特陪伴自己的母亲走过了最后的两个月,与他一起的,还有他的至亲,他从小长大的朋友,以及他在爱德华 • 马库斯高中的队友们,他们比谁都明白,妈妈对于斯马特的意义。

“卡梅莉亚会在比赛结束后,或者中途就给他打电话”,密友博伦讲,“她就是为了告诉斯马特,他做错了什么,她会批评他的罚球,‘你会罚球吗?别再把那该死的球翻过来了!’”。

“只要不接,你就等着吧”,斯马特后来回忆说,“她会狠狠骂我,要求我下次马上就接,别让她听到那些该死的语音信箱了”。

“上帝爱你,我也爱你” ,这句话现在纹在斯马特的右前臂上,他可以在任何时候侧耳倾听,妈妈充满爱意和支持的声音。

9月22日,斯马特家为卡梅莉亚举办了追悼会,让他没想到的是,凯尔特人教练组和全体球员都应邀出席了。

“看到那些家伙出现,我真的很惊讶”,他说,“我不知道他们真的会出现,我的意思是,史蒂文斯教练告诉我他要来了,还有其他几位教练,但我的队友阿尔(霍福德)、特里(罗齐尔)、杰伦(布朗)、丹尼尔 • 泰斯、塞米(奥杰莱)还有很多队友都来了——不仅是那些人,还有我的朋友和家人——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它表明了这个组织作为一个家庭是多么地关心彼此。”

“我关心马库斯不仅仅是因为他球场上的表现”,霍福德说,“他是一个很棒的人,是一个我通过篮球建立起来的,想要维持一生的关系,所以,在他最黑暗的时刻,我只想确保我在他身边,让他知道他有我的支持。”

不止如此,当天,斯马特的社交媒体收到了数以千计的来自球迷和同龄人的私信,它们像是阵阵暖流,汇入斯马特的心脏,波士顿给了他作为一个球员的最高礼遇。

“这些举动可以帮你应对痛苦”,斯马特说,“要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的,拥有一座城市、一个组织、一群真正关心你的人,这感觉真是太棒了,不仅仅因为你是一名篮球运动员,或者是你真的能帮到球队,他们只是纯粹的关心你。”

失去过两位骨肉至亲的斯马特明白那种痛苦,因此,他希望尽自己的努力为还在经历这一切的家庭们做些什么。

NBA的赛季是漫长的,对于凯尔特人这种志在夺冠的球队更是如此,除了比赛和训练,留给球员的业余时间是很少的,但斯马特一般都会把这些时间投入到慈善和社区活动中。

“这一切都在证明,当他说波士顿爱我,我也爱波士顿时,他是真的在那个城市投资”,博伦说。

“我告诉你,她做饭超棒”,霍福德在接受采访时,当提到卡梅莉亚的厨艺,一边舔着自己的上牙一边说,“那太棒了,我在(花园球馆)家庭活动室碰上了她几次,并很好地认识了她,马库斯和她的关系非常非常亲密。”

给予别人足够的爱,Ta们会给你惊喜,斯马特将妈妈的话铭记在心,并一直践行着。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