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谈交通》谭乔的“消失”是我们的“悲哀”

kaiyun开云体育官方_官方首页  » kaiyun开云体育官方_官方首页 »  《谭谈交通》谭乔的“消失”是我们的“悲哀”
0 Comments

即便《谭谈交通》早已在2018年停播,可再回想起谭乔谭sir与大爷对话的场景,还是会忍俊不禁,拍手称妙。

在四川,你可以不知道谭乔是谁,但必定会对那个满脸堆笑,在街头普及交通知识的男人喊上一声“谭sir”。

然而就在今年的7月10日,已经“消失”许久的谭sir在多平台透露自己的节目不仅被全面下线,还可能面临千万赔偿,牢狱之灾。

对他来说,每天站在路口的值勤工作,就足够让他心满意足了,如果还能与那些路过的人唠唠,那就算是今天额外的“丰收”。

平常捉到违规的人,除了按程序处置外,谭乔也喜欢和他们唠上几句,因为他觉得这样,多少能让那些被处置的人心里好受一些。

有时即便是在休息时间,他也会“路见不平一声吼”,当然,此吼非彼吼,谭乔那副热情洋溢的态度,就算是说教,也会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按道理来说,像谭乔这般兢兢业业的人,不说仕途要有多顺利,总归会有升职加薪吧?

谭乔性格里的赤诚善良,注定让他无法成为在职场中两面逢源的聪明人,他不懂潜规则,也不会去阿谀奉承。

面对领导的暗示和指责,谭乔要么是实事求是地做,要么就是坦坦荡荡地承担,入职多年,谭乔当真是一点“弯路”也不会走,耿直到让人怀疑人生。

如此不懂事的谭乔自然不会得到上司的赏识,于是交警执勤的工作,谭乔就这样老老实实地干到了33岁。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倘若不是成都电视台和交管局的一个决定,谭乔说不定一辈子都只能待在执勤的岗位上。

2005年,成都电视台与交管局为宣传《道路交通安全法》,决定推出一档普及交通法的节目。

说来惭愧,诺大的城市里,双方竟然找不出一个合适的人来主持,要么是人选专业素养不达标,要么就是气质不够贴近人民,就这简简单单的选角工作,选得双方是焦头烂额,愁眉不展。

直到有人随口提了句“喜欢跟人说话,那就去找谭乔”的玩笑话,工作人员们才终于迎来了曙光。

去试镜那天,谭乔还有些不明所以,他懵懵懂懂地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走着流程,心想着早点结束好回去执勤,谁知主管在看完试镜后就移不开眼了。

电视台没想到,明明只是一档短小的交通普法节目,《谭谈交通》的热度竟然会超越其它主流节目。

电视台更没想到,就这样一档时长不超过十分钟的节目,不仅化身为某平台评分高达9.5分的“高质量喜剧片”,甚至还成为了整个城市最有力的宣传片之一。

谭乔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型选手?谭乔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在他心里,这份工作和他之前执勤的工作并没有什么区别。

而说到“喜剧片”这个梗,其实与谭乔本身的关系并不大,论抛包袱,还得看那些每期出场的违规人员来展示。

谭乔每天的任务不是追人就是追车,然后追到了就对其进行一番法律的洗礼,洗礼过程中再唠点家常,可好笑的点就在于整个过程没有提前彩排,纯纯是现场直播。

被采访者言之凿凿,冲着谭乔就是一顿喊,被热情包围的谭乔有些不好意思,而后才后知后觉——人大哥口中的“川岛警官”到底是在喊谁?

“我不是日本人。”谭乔哭笑不得地解释,可对方还是一口一个“川岛警官”地喊着,喊得谭乔都以为对方是认错了人。

直到双方激烈交流后,谭乔才恍然大悟:一切都是口音惹的祸!人大哥原来喊的是“劝导警官”,“川岛芳子”说的是“劝导方式”。

有一天谭乔如往常那般“上岗抓人”,可还没工作几分钟,谭乔就找到了他今天的主角:一辆被狗追着跑的摩托车。

“后面有一辆狗,不是,有一条狗!”如此疯狂的场面,让见惯了大场面的谭乔都有些口不择言。

不管这狗子从何而来,又要到哪里去,就这样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跑,不就是置交通安全于不顾吗?谭乔哪还能忍,三两下就截停了对方。

在了解到狗子是摩托车主人的狗子后,谭乔先是一番苦口婆心,后又调侃道:“不仅你累,还有比你更累的呢!”

可谁知对方太会来事儿,谭乔话音刚落,大哥就迅速接话道:“我晓得,是你们人民警察,你看你们风里来雨里去地坚守岗位(好辛苦嘛)。”

眼看另一位“主人公”到场,谭乔内心也构思好了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还没等谭乔张嘴,大哥就冲着狗子来了句“谭谈过来”。

观众在屏幕前笑出了猪叫,众所皆知,四川人的世界里没有平翘舌音,更没有前后鼻音。

要去二仙桥的大爷,丝毫没有联想到自己的行为会触犯交通法,谭乔问走那条道,大爷板板正正地回答:走成华大道。

谭乔没有气馁,提醒道:你车子能拉(这么大的东西)吗?大爷再次耿直开口:只能拉一点点。

这期节目,让观众看懂了何谓风马牛不相及、对牛弹琴、夏虫不可语冰……也让全国没有去过成都的观众们都知道了,去二仙桥必须要走成华大道。

面对观众爆笑如雷的声音,谭乔哑口无言,天知道这档节目刚开始只是一档普通的普、法节目。

比如抓闯红灯的司机,《套马轩》红了,谭乔会高歌一曲:戴项链的汉子,你见红灯不停……

碰上闯红灯的行人,谭乔苦口婆心:你前脚一迈,后脚一收,这一趟你就过去了,你前脚一迈,后脚来不及收,你这一辈子就过去了。

随着节目热度的上涨,路过的行人都会来找谭乔打招呼、要合影,有个小伙子还为他们的合影取名“我和谭警官在车内的故事”;

人们心中的谭sir有着一口塑料的川普,一张亲切的笑脸,并评价:“他是最不像警察的警察。”

谭乔对此却是喜闻乐见,因为这是他的初衷:一身警服已经给人足够的威慑力了,如果我再不苟言笑、摆架子,怎么能将交通法宣传好呢。

2018年,《谭谈交通》停播了,被问到停播原因时,谭乔给出了答案:抑郁了。

在很多成都人民儿时记得忆中,《谭谈交通》更像是一部喜剧,甚至还有人打趣称:这该上春晚。可等长大后再来回味,才发现喜剧的背后,是酸甜苦辣的百态人生。

提到这儿,就不得不说说那个关于“向前看”的故事,故事主人公的名字,就是与二仙桥大爷名气不相上下的福贵大爷。

被谭乔拦下来时,福贵大爷的小三轮上堆满了木头,而木头上面还坐着另一位老人和一条狗。

本以为这一次也会发生点什么啼笑皆非的对话,可在听完老人的回答后,谭乔的眼眶止不住地湿润了起来。

原来,福贵大爷的父母、兄长早已相继离世,妻子也因难产与胎中孩子双双离世,如今他的身边,只剩下智力障碍的弟弟和一条大黄狗。

接着,福贵大爷又笑着表示:自己每个月能赚2000元,不仅能养活他们所有成员,还可以给弟弟买保险。

谭乔有些赦然,他本想开口安慰大爷,没想到反被大爷安慰,顿了顿,谭乔再次开口,“家里发生那么多变故,但我见着你感觉特别开心,为什么?”

在《谭谈交通》中,还有家道中落、媳妇跑路,沿街卖气球的大哥;骑着自行车搬家,说“我放下就起不来”的中年男人……

于是在13年的主持生涯,三千多期的节目中,谭乔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这次就不罚你的钱了。

不是谭乔走过场,是他太明白什么叫“何不食肉糜”——几十块钱可能对一些人来说只是一顿下午茶的钱,但也可能一些人的救命钱。

而每每“倒贴钱”的时候,谭乔都会提起一个男人,那是他曾批评过的一名刑满释放人员。

刑满释放人员,光是听到这几个字,都不免让人感到害怕,猜测对方是什么穷凶恶极的坏人。

可男人不仅安安静静地听完了谭乔的教训,还拿出了500块钱递给谭乔,说是希望能帮助到有需要的人。

谭乔理解他的大爱,于是每次在帮助其他人以后,他都会告诉那些人,“这些钱不是我的,是之前有人拜托给我的,请务必收下。”

谭乔帮助的人一个接一个,这番话他也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到那500块钱就像是用不完一样,源源不断地又交到下一个人手上。

可在之后被采访的视频中,谭乔曾表示“谭警官是一个表演出来的形象”——他正在极力切割他和谭警官的链接。

谭警官就是谭警官,为什么会被表演出来呢?观众们有些不理解,但又很快接受。

其实早在12年的时候,谭乔就已经患上了间歇性抑郁,他无法像福贵大爷那般豁达,轻松做到朝前看。

因为摆在他面前的,除了品尝人生百态后推己及人的心酸,还有属于他的人生试金石。

《谭谈交通》爆火后,央视向谭乔发出了邀请,但谭乔拒绝了,拒绝的原因有很多,总结下来却只有三个字,舍不得。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成为“全民偶像”后的谭乔,并没有等来身边人的认可。

不被领导重视的付出与奉献,不被理解而破碎的家庭关系,生活中仿佛有双看无形的黑手,一步步将谭乔推向深渊。

人们心中谭警官的地位,可以说是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可谭乔再怎么神通,他也只是一个吃五谷杂粮,要生百病的普通人。

谭乔抑郁了,但他并没有就此放弃,节目停播后,谭乔依然走街串巷,一一回访那些曾被他采访过的老朋友。

卖气球的大哥没有再继续卖气球,生活甚至更为窘迫,但他仍然保持着乐观的心态……

走走停停,谭乔似乎重新找回了内心的平静,他想,屠龙少年若是这般结局,也算有始有终了。

然而谭乔没想到,曾经合作过的老伙计,竟然来了一波背刺——谭乔因节目版权问题,被第三方公司起诉了,而事情的起因还要从谭乔转型做up主说起。

作为活在传说中的主持人谭乔,哪禁得住网友们热烈的呼喊,于是亲自在某平台上,上传了二仙桥大爷等经典名场面的高清视频。

随后网友们又对其进行了二次创作,产出了多则播放量好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播放量的二创视频。

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这般惊人的流量意味着什么,大家想必心知肚明吧,前东家见此哪还坐得住,直接一招“版权侵权”,下架了谭乔大部分的视频。

据最新报道称,《谭谈交通》首案告结,法院认定版权属于电视台,而谭乔则表示会继续提出主张,对簿公堂。

得了,这下谭警官又再次现身说法了,不过这次重出江湖,我们的谭sir还能鼓起勇气,凝望深渊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